2019海南环岛赛直播|2019海南环岛赛赛程
  • 協同辦公登錄:用戶名:
  • 密碼:
  • 驗證碼:
今天是: 2019年04月17日 星期三 農歷己亥年(豬) 三月十三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政府信息公開 >> 政府信息公開目錄 >> 縣政府信息公開目錄 >> 政務動態 >> 媒體關注

慶祝臺前建縣40周年|臺前縣設立前后
序號:14192  索引號:J0001--2019-00446 公開形式:主動公開 公開時限:常年公開  發布機構:縣政府辦 點擊:803 發布日期:2019-4-12

臺前融媒電  新中國成立后,臺前地區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歷史性變革,最突出的就是頻繁的區劃:

1949年,壽張縣歸屬平原省聊城地區;

1952年,平原省撤銷,壽張縣重回山東省;

1958年至1962年,陽谷縣撤銷,與東阿縣西部并入壽張縣;

1964年,壽張縣撤銷,南部并入范縣,劃歸河南省安陽地區;

1974年,設立臺前工委、臺前辦事處,與范縣分治;

1978年12月,國務院批準設立臺前縣;

1983年,安陽地區撤銷,臺前縣劃歸濮陽市管轄。

撤銷壽張,千年古縣成歷史

1958年7月劉少奇視察壽張縣

臺前縣原屬山東省壽張縣。

壽張縣歷史悠久:春秋時為良邑,戰國時為剛壽,西漢時置壽良縣,東漢初改為壽張縣沿用至撤銷,歷代為山東省所屬。抗日戰爭爆發前,壽張縣轄黃河以北今臺前縣大部和陽谷縣南部,黃河以南4個區(含今梁山縣)。新中國建立前,壽張縣屬冀魯豫行署第九專員公署。1949年9月,行署撤銷,設立平原省,壽張縣歸屬平原省聊城專員公署。1952年平原省撤銷,聊城專署劃歸山東省。

新中國建立后,壽張縣設城關、侯廟、金斗營、馬樓、打漁陳、夾河、張秋、十五里園8個區,此后,雖然縣內區劃較多變動,但基本保持這一狀況,變化不大。

壽張縣歷史上名氣大,轄域廣,文化積淀十分豐厚。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壽張縣走在全國前列,成為全國農業生產的典型,這也是壽張縣有史以來最輝煌的時期。其中的標志有:

——引起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的關注。1951年和1958年,毛主席兩次問及壽張縣。1958年8月,毛主席接見全國勞模劉秀印。壽張縣委書記劉傳友受到毛主席點名表揚。1958年7月18日,劉少奇視察壽張縣。

——擴大壽張縣建制。1958年12月,撤銷陽谷縣建制,其轄區及東阿縣劉集、徐屯2公社并入壽張縣,壽張縣域面積由725平方公里擴大到1750平方公里,人口達到74萬人。1961年7月恢復原建制。

——先進典型眾多。農業生產大放衛星,引起全國轟動;臺前農業社是全國農業生產的先進典型;石門宋農業社是全國聞名的養豬紅旗,得到毛主席、周總理的批示。

——各種現場會相繼召開。全國政協工作現場會、華北5省防蟲現場會、山東省委地委縣委書記現場會、山東省委宣教工作現場會、山東省國防體育現場會、山東軍區民兵現場會、華東協作區體育工作經驗交流會等各種現場會紛紛在壽張縣召開,各級領導人及國際友人、各界人士紛紛到壽張縣視察、參觀、學習。

然而,1964年,壽張這個千年古縣終結了她的歷史。

金堤河成了壽張縣被撤銷的關鍵。

主持協調這一工作的,是水電部副部長錢正英。

金堤河是黃河的支流,也是排澇河,發源于河南省新鄉縣,經原陽、封丘、延津、汲縣、浚縣、滑縣、濮陽和山東省范縣、壽張等縣,在壽張縣東北端張莊入黃河,干流長159公里,流域面積4869平方公里。1951年10月30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決定,將范縣、壽張縣等地臨黃堤與北金堤之間(金堤河下游流域)全部劃為滯洪區。

每年汛期,金堤河上游河南省的澇水大量下泄,下游山東省范縣、壽張兩縣不愿意無代價的接收上游客水,承受水災。范縣在邊界筑壩攔阻,這樣便形成跨省區的水事糾紛,而且成為老大難。建國前長期未能解決。

在1952年以前,金堤河流域均由平原省管轄,水事糾紛并不突出。1952年撤銷了平原省后,金堤河分屬河南、山東兩省,形成跨省工程,該流域失去了統一的管理,矛盾才日漸突出。

1958年,范縣在金堤河干流范縣境內建4座平原水庫(葛樓、十字坡、姬樓、古城),上起范縣高堤口,下至古城,全長31.86公里,以北金堤為北圍堤,總蓄水庫容1億立方米;壽張縣修建了明堤、臺前、張秋3座水庫和臺前水電站,總蓄水庫容2500萬立方米。1961年7月,河南省委據國家黃河防汛總指揮部的通知,決定為防止金堤河水溢、滯洪不暢和堤、壩阻水下泄及北金堤安全、土地鹽堿化,廢除平原水庫及沿河圍堤壩,暫停引黃灌溉。

1962年3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為解決冀、魯、豫三省水利糾紛問題,在范縣召開專門會議。參加會議的有:副總理譚震林,水電部副部長錢正英,河南省委書記劉建勛、副省長王維群、水利廳長劉一凡,山東省委副書記周興、副省長陳雷、水利廳長姜國棟,河北省長劉子厚,安陽和聊城兩個專區負責人呂克明、段俊卿、夏子凡等。會議決定:(一)廢除金堤河水庫;(二)停止引黃,拆除阻水工程,恢復水的自然流向;(三)采取措施為金堤河找排水出路。

1963年8月,豫魯地區經歷了20世紀最強暴雨。下游壽張縣幾天內累計降雨量在600毫米以上,平地積水成災。金堤河南小堤漫溢,無法防守。上游客水形成洪峰,接連摧毀范縣三道攔水壩,全部泄入壽張縣河段。壽張縣金堤以南一片汪洋,臺前至孫口村一帶水深達1.5米以上,墻屋倒塌無計其數,人民財產受到巨大損失。解放軍派出舟橋部隊,動用大批橡皮船緊急搶救群眾。與此同時,黃河水位升高,金堤河水難以流入黃河,壽張縣金堤河以南形成湖區。待黃河水位降低后,壽張縣用數噸炸藥將張莊臨黃大堤爆破,方使金堤河水下泄入黃。這次大災,進一步升級了魯豫邊界的水利矛盾,金堤河水事糾紛更加惡化。范縣決心重修攔水壩,對原壩加高,以防后患。此舉給上游的河南省流域增加后顧之憂。

1963年9月,國務院副總理譚震林、水電部副部長錢正英到聊城、濮陽一帶視察引黃灌溉和金堤河排水工程,到張莊金堤河入黃處查看水清。12月17日,水電部向國務院提交《關于金堤河問題的請示報告》,報告提出:為解決北金堤滯洪區的滯洪、泄洪、排水等問題,將山東省范縣、壽張縣部分區域調整歸河南省。

1963年12月26日,國務院以(國水電字[1963]871號)文《批轉水利電力部關于金堤河問題的請示報告》,同意水電部關于金堤河問題的報告,“為了更好地解決金堤河問題,將現屬山東省范縣、壽張縣金堤以南和范縣縣城附近的土地劃歸河南是合理的。”

1964年2月4日,山東省人委以([1964]29號)文,向國務院報送《關于同意將范縣、壽張兩縣金堤河地區劃歸河南領導的報告》。2月29日,國務院(特急[1964]86號)文對山東、河南兩省人委和水電部、內務部作出《對山東省人民委員會關于金堤河地區劃界問題報告的批復》。

這些文件的核心,是以解決金堤河水出路為由,撤銷山東省壽張縣建制,將該縣金堤以北3個半區(張秋、十五里園、李臺和城關區金堤北部分)劃歸陽谷縣;金堤以南4個半區(侯廟、馬樓、打漁陳、夾河和城關區金堤南部分)并入范縣,同時將范縣劃歸河南省安陽地區所轄。


1964年4月1日至4日,交接工作在范縣駐地進行,至3日,交接完成。山東省副省長陳雷、河南省副省長王維群,聊城地委副書記王翰卿、安陽地委副書記焦祖涵,黃委會副主任韓培誠,兩省有關業務部門負責人參加交接活動。山東、河南兩省人委根據國務院關于區劃調整的批復,同意為便于治理黃河及金堤河滯洪區,將山東省壽張縣撤銷。原壽張縣所轄金堤以南地區并入范縣;范縣金堤以南地區和金堤以北范縣城附近的金村、張扶村劃歸河南省,由安陽專區接管。原范縣金堤以北的觀城、王莊、古云、古城等5個區劃歸山東省莘縣。4月4日,山東省人委、河南省人委共同向國務院報送《關于將范縣、壽張兩縣金堤以南地區劃歸河南省的交接工作報告》。

9月9日,國務院(國內字[1964]421號)《關于山東、河南兩省金堤地區調整省界問題的批復》下發。10月8日,河南省人民委員會下發(豫民字[1964]872號)《關于山東、河南兩省金堤河地區調整省界的通知》;10月16日,安陽專署轉發河南省人委(豫農第872號)《關于山東、河南兩省金堤地區調整省界的通知》。

經過區劃調整,金堤河水只經河南省轄縣流入黃河,豫、魯兩省關于金堤河的水事糾紛大部分得到解決。


并入范縣,十年苦辣與酸甜

遵照國務院指示,1964年4月1日,山東、河南兩省在范縣召開交接會議。兩省交換所涉及的區、公社干部隨地不動。壽張縣縣直機關3000余名干部職工,除縣長施財、縣委副書記穆玉朋、副縣長孫鏡清及40余名行政干部調往范縣外,其余干部職工分配聊城地區及所屬各縣。其中調入陽谷縣的領導干部有:吳文吉(縣委副書記)、王子玉(縣委常委)、王心誠(縣委常委)、劉登久(副縣長)、葛舒齋(副縣長)等;調往莘縣的有:張平齋(副縣長),其他干部69人;調往臨清縣的有:劉子忱(書記)、司振東(縣長)等。

與此同時,范縣金堤以北除金村、張扶兩個村以外,觀城、王莊、范鎮、古城、古云5個區劃入莘縣。

從此,由原范縣金堤以南的6個區(濮城、顏村鋪、楊集、龍王莊、張莊、白衣閣)和原壽張縣金堤以南的5個區(侯廟、打漁陳、馬樓、夾河、臺前)組成的新范縣誕生(很多老人把新范縣稱為“新縣”),全縣共轄65個人民公社,823個大隊,1017個自然村。由原屬山東省聊城地區改屬河南省安陽地區。

1968年,范縣革命委員會成立,原來的11個區撤銷,改為11個人民公社,公社下設基點片;1973年,夾河、馬樓、張莊、濮城4個公社劃為夾河、吳壩、馬樓、清水河、張莊、高碼頭、濮城、辛莊8個公社,其余7個公社不變。全縣共轄15個公社。

盡管區改為公社,數量也發生了變化,可是,群眾還習慣成原范縣部分為“西六區”,稱原壽張縣部分為“東五區”。

新范縣地形東西狹長,從西部辛莊木靳村到最東邊吳壩張莊,長82.4公里。范縣縣城則座落在西部,距最東部60多公里。

新范縣成立之初,管理不便就引起了上級重視。

為了便于工作,1964年4月,剛剛完成區劃調整,范縣縣委就在壽張設立中共范縣縣委駐壽張工作委員會,范縣人民委員會設立駐壽張辦事處(1964年9月,得到河南省委批準),具體領導范縣東部五個區的工作。工委書記由范縣副縣長孫鏡清兼任,副書記韓考進、趙憲武;辦事處主任趙憲武(兼),副主任榮柯英;辦公室主任李先福,副主任何東舉。范縣公安局、郵電局、人行、商業局、糧食局、供銷社等機構也在壽張設立分局或辦事處。1968年3月,范縣革委會成立,范縣縣委駐壽張工委和范縣人委駐壽張辦事處撤銷,東五區直屬范縣縣委和范縣人委領導。

范縣駐壽張工委辦公地點設在原壽張縣公安局。撤銷壽張縣時,壽張縣公安局、法院、監獄等機關沒有劃給山東省,留以備用。后來,臺前工委成立時,辦公地點也借住在這里。多年以后,臺前縣公安局、法院等單位才遷往臺前縣城。

范縣駐壽張工委轄5個區:臺前區(書記王金鎮、區長張洪緒)侯廟區(書記田文忠、區長周顏博)馬樓區(書記楊德智、區長崔紹堂)打漁陳區(書記張敬齋、區長劉相月)夾河區(書記白昭武、顏承溫)。

“東五區”事實上成為相對獨立的區域。不管是經濟社會管理,還是國民生產總值、社會總產值、國民收入、農業產值、工業產值、糧食產量等數據核算,工委單獨統計,之后報范縣匯總。這也為幾年后與范縣分治打下了一個基礎。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后,范縣出現了眾多的造反組織,后來逐漸形成幾個大的派別,如:“紅聯”(范縣紅色革命造反派大聯合)“三司”(河南二七公社第三司令部)“東方紅”(東方紅造反司令部)“八一八”(支持東方紅的學生組織)等,分別代表觀朝派、濮城派、壽張派等。“西六區”與“東五區”的矛盾開始凸顯。1968年3月,范縣革命委員會黨的核心領導小組成立,取代縣委;范縣革命委員會成立,取代縣人民委員會。首先受到沖擊的是原壽張縣干部,如穆玉朋(縣委副書記)孫鏡清(縣委副書記)施財(縣長)等被打倒。

派性之爭直接影響了工作開展。如:1970年,河南要抓些大型引黃灌溉工程項目。當時范縣西部彭樓灌區已初具規模,桑莊引黃稻改工程也初見成效,所以西部引黃工程只是逐步完善和配套問題。而東部(東五區)引黃工程滯后,滿莊、王集、影唐引黃設施陳舊,需改建或重建,灌溉系統尚未全面規劃,缺乏統一治理。在對待這一重大項目上,領導層意見不一致,有的強調應重點配套完善彭樓灌區。穆玉朋、孫鏡清、何東舉等幾位領導極力爭辯:西部已初具規模,東部尚未啟動,所以這一工程必須放在東部。幾經努力,在省、地的支持下,最后才確定啟動東部引黃灌溉工程。

區劃調整后,還出現了新問題。

經過區劃調整,金堤河水只經河南省轄縣暢行無阻地流入黃河,兩省的水事糾紛大部分得到解決,從此上游地區解脫了長期澇災之苦。但區劃不夠完善,出現一些新問題:一是給治理金堤河留下后遺癥。區劃以金堤為界限,一刀切,金堤以北村莊歸山東省,金堤以南村莊歸河南省。范縣和臺前縣明正言順地成了“金堤河泄洪通道”。而金堤河流域土地狀況非常復雜,金堤以北村莊的土地絕大部分在金堤河流域,與金堤以南村莊的土地交插在一起,僅臺前河段內有5.12萬畝。因為金堤河小堤培寬加高、防汛搶險,都要動用山東地區的土地。動土則要高價賠償,不賠償則不能動土,這樣造成金堤河小堤長期不能修復,給防汛帶來許多困難。金堤以北村莊的農民為索要賠償,多次聚眾鬧事。二是金堤沿線建立七座排灌涵閘,旱時引河水灌溉金堤北農田,汛期向金堤北泄水。區劃后河道工程分屬兩省管理,致使汛期金堤河澇水不能及時排泄,旱時金堤河缺水,黃河水不能補充,金堤北大面積農田不能灌溉,雙方互相制約。三是將壽張縣城、張秋大鎮及范縣古城鎮(原縣城)均劃給山東省,而范縣城留在山東省境內形成孤城,形成一鄉兩省。這樣以來,范縣失去經濟文化中心及稅源,影響財政收入,造成縣財政困難,而且給縣城建設與管理帶來許多困難。四是,區劃后范縣地理狀況更加復雜,東西長達100余公里,沿黃河線更長,交通不便而又無交通工具。縣領導下鄉與現場指揮防汛搶險,唯一交通工具是自行車。

為解決范縣“西六區”與“東五區”文化大革命中遺留下的地區性宗派矛盾及黃河、金堤河防汛難度,10年之后,省委決定將“西六區”與“東五區”分開。

設立工委,一張白紙繪新圖

1973年12月7日,河南省委批準(豫發[1973]133號),將范縣東部(原壽張縣部分)7個公社劃出,成立中共范縣臺前工作委員會和范縣臺前辦事處,為縣級機構,屬安陽地委、地革委領導。1974年1月1日,工委、辦事處正式辦公。辦公地點駐原壽張縣委機關,部分局委駐臺前公社機關(臺前公社機關臨時遷駐白蠟仝大隊)。工委辦事處轄區面積393.97平方公里,308個大隊,397個自然村,人口232814人。

中共范縣臺前工委和范縣臺前辦事處成立后,工作中遇到了不少實際問題,有人認為臺前工委是范縣的派出機構,是范縣在臺前增設的一個機關,不承認是縣級單位。有時持介紹信外出聯系工作,任你怎么說明臺前是縣團級單位,人家也不相信。1975年初,臺前工委、辦事處行文給安陽地革委、河南省委報告,說明情況,要求將“中共范縣臺前工作委員會和范縣臺前辦事處”更名為“中共臺前工作委員會和臺前辦事處”。3月14日,河南省委批復同意。隨即制作出兩枚公章使用。這樣改名后,外地人仍有質疑,臺前工委和臺前辦事處是河南省的什么單位,模糊不清。

此后幾年里,河南省下發的文件中,臺頭多為“各地、縣委、人民政府,臺前工委、臺前辦事處”,很多外地人不知道“臺前工委、辦事處”多高的級別。

臺前工委成立之初,領導班子如下:

工委委員33人,書記穆玉朋(辦事處主任),副書記孫鏡清(辦事處副主任)、何東舉(辦事處副主任)、邵化范(辦事處副主任、貧協主任)、仇漢琢(辦事處副主任),常委于長青(辦事處副主任、臺前公社書記)、王鳳芝(辦事處副主任、婦聯主任)、王伯群(工委辦公室主任)、呂士寅(工委宣傳部長)、高金良(辦事處副主任)、顏旭東(工委組織部長)、周慶軒(武裝工作組副部長)、武其國(武裝工作組副政委),1977年3月增補李金才(辦事處副主任、團委書記)為常委。

不是常委的辦事處副主任有:王金鎮、張敬齋、石金蘭(農民代表)。

臺前工委辦事處轄7個公社:臺前公社(書記、主任于長青)侯廟公社(書記、主任張新謂)馬樓公社(書記、主任張懷交)打漁陳公社(書記、主任楊明芹)夾河公社(書記、主任崔紹堂)清水河公社(書記、主任丁建華)吳壩公社(書記、主任顏承溫)。1976年11月,增設后方、孫口兩個公社。

工委辦事處按縣級機構設立工作部門。

工委工作部門有:辦公室、組織部、宣傳部、機關黨委、黨校。

辦事處工作部門有:人民法院、公安局、計劃委員會、民政局、工業局、輕工業局、交通局、電業局、農林局、水利局、農機局、財政局、稅務局、工商局、商業局、糧食局、郵電局、人民銀行、科學技術委員會、文教局、衛生局、體育運動委員會、知識青年辦公室。1974年2月,增設生產指揮部、計劃生育辦公室;1975年8月,增設生產救災辦公室、供銷社、外貿局;1975年12月,增設農林水辦公室、公交辦公室、財貿辦公室等。

軍事、群團工作部門有:中國人民解放軍武裝工作組、總工會、團委、婦聯、貧協等。

說臺前一張白紙、一窮二白,一點都不過分。壽張縣撤銷后,工業都留在壽張鎮,給了陽谷縣;與范縣分治后,工業也留在范縣。工委成立后有順口溜,至今還在流傳:“一條馬路一盞燈,一個喇叭全城聽。”極言臺前的小與窮。

區劃后,臺前形成特殊的地理區域,處在河南省黃河、金堤河最下游,金堤河入黃的三角地帶。三分之二的耕地在北金堤滯洪區,三分之一在黃河灘區,“三堤兩河”橫貫全境。汛期黃河漲水,金堤河水遭黃河頂托,不能自流入黃,張莊電排站抽排流量低。金堤河長期蓄水,形成平原水庫,群眾還要上堤防守。據統計,1964年區劃后的40年間,就有17年遭受內澇災害,累計受災面積400萬畝,年平均10萬畝。再加上黃河每三五年一次泛濫,水漫河灘1—2.5米,農作物被淹,人民生命財產受到很大損失。如1976年,黃河灘區一片汪洋,金堤河上游來水不能入黃,內澇水深0.3—0.5米,最深處1.5米。全體機關干部、農村青壯年勞力全部上堤防守,達20余天,中秋節就是在大堤上度過的。

河南省把臺前定為“一水一麥”地區,每年秋季受災,國家供應給每人每天一斤糧一角錢,吃國家統銷糧數百萬斤,花國家救濟款數百萬元。臺前的災害,是金堤河上游受益、下游受災、犧牲局部保全局的災害,長期處于受災——恢復——再受災的惡性循環中。

新成立的臺前工委、辦事處面臨的就是這樣一個局面。

工委領導決心很大,發誓要改變臺前的落后面貌。工委書記穆玉朋身體力行,拖著病體,不分晝夜奔波在農業生產一線。他常說的口號是:“大批促大干,大干促大變,三年建成大寨縣”“不改變臺前貧窮落后面貌,死不瞑目”“活著干,死了散,再大的困難也不變”“寧可少活20年,拼命建設新臺前”“說到做到,不放空炮”“干到臘月二十九,吃了扁食再動手”等。

1974年1月27日至30日,臺前工委召開的第一個大會,不是慶祝會,而是農業學大寨先進單位、先進個人大會。會上,工委書記穆玉朋在講話中說:

“我們這個地方雖然多災多難,可是我熱愛這個地方……我愿意和大家一起干,一直到不能工作為止……只有大干,才能大變,大干就得流大汗……國家干部和基層干部要徹底轉變作風,對人民作出新貢獻,基層干部每年參加集體勞動不少于300個勞動日,包隊干部不少于100至200個勞動日……對于消極怠工、鬧名譽、鬧地位、爭權奪利、小病大養,長期請假不歸,造謠言、搞派性,分裂群眾、分裂干部的一些人,輕則批評教育,重則嚴肅處理,絕不姑息遷就……”

1974年8月,在工委“干部大下,農業大上”指示下,590多名干部到農村駐隊,與社員同吃、同住、同勞動。工委要求:所有下去的干部,一律不準回機關,堅持苦干三年,改變不了面貌不罷休。

干部群眾大干苦干,使農業生產條件得到極大改善。夾河公社的翻於壓沙、馬樓和后方公社的萬畝大方、孫口公社種稻壓堿都取得了很大成功。工委還組織群眾搞生產自救,到東北地區搞建筑勞務(群眾稱“搞副業”)。1976年,安陽地區平原八縣林業現場會在臺前召開,地委號召:西學林縣,東學臺前。

工業開始起步,先后建成化肥廠、酒廠、煙廠、塑料廠、面粉廠、農機修造廠、煤礦等企業,擴大了臺前機械廠、臺前(侯廟)醫療器械廠、臺前(梁集)農具廠等。臺前生產的電風扇、機床、離心機、小型拖拉機及煙酒等產品,行銷全國。醫療器械廠被省委省政府命名為“大慶式企業”;臺前煤礦受到國家表彰,1977年1月,工委副書記仇漢琢與煤礦副主任張思忠赴北京參加全國煤炭工業學大慶會議,受到華國鋒和葉劍英、李先念、陳錫聯、紀登奎、汪東興、吳德、陳永貴、吳桂賢、王震、余秋里、谷牧、孫健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

臺前還戰勝了黃河金堤河的特大洪水,修筑了護城堤,興建張莊電排站,逐步改善基礎設施。

經過幾年的奮斗,臺前建縣的條件已經成熟:

機構編制健全。工委和辦事處按縣級編制配備,各個機構逐步健全,干部職工配備齊全。并在原臺前公社駐地建設了城鎮,國家投資近500萬元,形成了臺前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經濟形勢好轉。從1974年到1978年,糧食產量由25985噸提高到63905噸,工業產值由157萬元提高到356萬元,財政收入由81萬元提高到106萬元,農民人均純收入由17元提高到50元。

政治大局穩定。文化大革命中形成的派性逐步消除,工委凝聚力增強。

臺前的干部多是壽張縣的老干部,他們念念不忘壽張縣。1976年5月13日,中共臺前工委、臺前辦事處《關于要求改設臺前縣的請示報告》明確要求:

“臺前改設縣后,可將山東省陽谷縣的金斗營、李臺、四棚、壽張、十五里元、張秋原來屬于壽張縣的六個公社劃歸臺前,縣名仍恢復壽張縣,縣城設在壽張鎮。這樣,有利于解決兩省水利糾紛,有利于金堤河的治理,有利于團結。金堤以南滯洪后,群眾有遷安的后方。縣城能充分利用原來的千余間房屋和幾個較大的工廠,為國家節約開支幾百萬元,滯洪后,縣直機關可以指揮群眾搬遷。如果這樣區劃不合適,我們要求將山東省陽谷縣的壽張公社劃歸臺前。這個公社東西長10公里,南北寬5公里,面積約50公里,26個大隊,37個自然村,25000人。縣城設在壽張鎮,縣名仍為壽張縣。”

縣名的問題,是臺前上下十分關注的問題。1978年春,民政部和河南省民政廳派員到臺前調查了解建縣情況,并召開了一個座談會,參加會議的有領導同志、老干部、文化界人士等,議題就是征求大家對縣名的看法。大家提出了七八個名字,如:臺前縣、鳳臺縣、新建縣、黃金縣、金黃縣、壽南縣、魯中縣等。其中意見比較集中的是臺前縣、新建縣。有人查了全國的縣名,好像新建縣已經有了,這樣大多人就認可了臺前縣這個名字,主要理由是:臺前縣處在原壽張縣的鳳凰臺之前,壽張是老縣,歷史上影響大,加上1974年以來,已經叫了4年“臺前”了。同時,大家還有今后恢復壽張縣的念想。工委書記穆玉朋同意這個意見,工委就按“臺前縣”上報。

1978年5月27日,臺前辦事處正式向安陽地革委報送(臺辦發[1978]56號)《關于要求改設臺前縣的請示報告》。

正式建縣,臺前跨入新時代

1978年12月29日,國務院下發(國發[1978]281號)《國務院關于增設臺前縣的批復》,全文如下:

河南省革命委員會:

你省一九七八年七月十三日報告悉。同意將范縣東部的九個公社劃出,成立臺前縣。臺前縣歸安陽地區行政公署領導,縣革委會駐臺前村。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此時,新成立的臺前縣轄9個公社、49個基點片、315個生產大隊、197個自然村、1446個生產隊,人口244590人。

臺前正式建縣后,原中共臺前縣工作委員會、河南省臺前辦事處轉為中共臺前縣委、臺前縣革命委員會,領導成員基本未變:書記穆玉朋,副書記孫鏡清、何東舉、邵化范、仇漢琢,常委王鳳芝、王伯群、呂士寅、高金良、顏旭東、王金鎮、周慶軒、楊明芹、林英海、李獻亭。

然而,還沉浸在建縣的喜悅中想臺前縣,忽然發生了一場強烈“地震”。

受文化大革命派性影響,上級個別領導帶著某種觀點解決臺前縣問題。

在一次會議上,縣委書記穆玉朋提到了文革期間的派性問題,被人偷偷錄了音,報告給安陽地委書記王瑛,成為導火索。地委大做文章,一場“揭蓋子”(領導成員之間相互揭發問題)運動在臺前縣鋪開。安陽地委兩度派工作組來臺前縣整頓領導班子,對縣委班子進行了大調整,一批局委、公社負責人被免職。副書記孫鏡清、何東舉停職,1979年3月恢復工作,何東舉隨即調往南樂任縣委副書記;9月,縣委書記穆玉朋“病休”,地委派來浚縣縣委副書記張韶光任縣委副書記,主持縣委工作;調入宋清波,調整施財、魏洪勛為縣委副書記;1980年12月,副書記仇漢琢調往浚縣農場任副場長;1981年1月,副書記張韶光調離臺前;1982年4月,副書記邵化范調往濮陽縣任縣農委副主任。另有一批干部未作結論。

1980年12月,縣委書記穆玉朋在“病休”1年4個月后,地委調派范縣縣委書記李士先(清豐縣人)任臺前縣委書記兼革委會主任,穆玉朋任顧問。一年后,林英海接任縣委書記兼革委會主任。

“揭蓋子”運動使臺前來之不易的大好局面遭到破壞。

1982年5月,臺前縣第一屆黨代會召開,選舉產生中共臺前縣第一屆委員會,到2017年,已歷九屆,縣委書記14任,分別為:穆玉朋、李士先、林英海、王日新、劉玉嶺、崔銀太、王朝陽、楊廣勤、毛盼星、李公樂、張悅華、賈祖貧、牛春堡、常奇民。

1978年12月至1982年4月,臺前縣革委會主任先后由縣委書記穆玉朋、李士先、林英海兼任。1982年4月,臺前縣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召開,選舉產生第一屆臺前縣人民政府,至2017年,已歷十屆,縣長13任,分別為:宋春林、劉玉嶺、鄭守來、王朝陽、董丁修、毛盼星、李公樂、劉保倉、尚英照、賈祖貧、牛春堡、常奇民、王俊海。

40年來,臺前縣發生了巨大變化。

——經濟持續增長。從1978年到2017年,全縣生產總值由107.4萬元增加到111.66億元,工業總產值(增加值)由356萬元增加到58.78億元,財政收入由839萬元增加到3.38億元,農民人均純收入由50元增加到8842元。

——基礎設施日益完善。從1978年到2017年,公路通車里程由65公路增加到700多公里,建設了國道、省道;京九、瓦日兩條鐵路干線在臺前交會建站;供電量由271萬千瓦時增加到19000萬千瓦時;縣城面積由一個村莊擴大到11平方公里。

——消除貧困成效明顯。率先發展個體私營經濟,逐步形成羽絨、化工、汽車配件、相框等優勢產業,帶動全縣群眾治窮致富,貧困村、貧困戶和貧困人口逐年縮小。

臺前雖然變化巨大,但是,1964年區劃帶來的后遺癥,一直困擾著這一地區。

金堤河一期治理工程1999年開工,開挖、疏浚、加深加寬,南北小堤培高加厚。而臺前境內10條排水溝口站閘到2004年只修了3座,張莊電排站改擴建工程也遲遲沒有動工,造成金堤河容納了上游客水,水位增高,境內澇水無法抽排到金堤河,形成大面積內澇。1998年秋,一場特大暴雨再次襲擊臺前。從7月29日到8月10日短短10多天內,臺前降雨量達551.2毫米,其中8月4日10個小時內降水多達296.5毫米。與此同時金堤河上游水洶涌而至。金堤河水位超出警戒線,到處出現險情。全縣全力以赴防汛搶險,奮戰一個多月,投入勞力5萬余人,動用土方100余萬立方,編織袋11萬條,麻袋6萬條,塑料布2000公斤,搶險30多處,堵復口門43個,堵跨堤涵閘30多處,加固工段12處,長達8561米。全縣一片汪洋,100多個村被水圍困,成為“孤島”。

為解決上述問題,各級領導和濮陽市政府、范縣及臺前縣曾多次要求再次區劃調整。將壽張、范縣金堤以北9個區再劃回河南省。

1978年,河南省委書記段君毅與山東省委書記白如冰曾協商,同意對行政區劃進行適當調整,將臺前、范縣仍劃歸山東,恢復原壽張縣和原范縣。但在征求聊城地區意見時,遭到激烈反對,區劃調整未能實現。

1984年4月20日,濮陽市人民政府(濮政[1984]37號)向河南省人民政府上報《關于要求將山東省莘縣、陽谷縣沿金堤鄉鎮分別劃歸我市范縣、臺前縣管轄的請示》:

“1964年……金堤河地區行政區劃進行了調整……實踐證明,這樣調整區劃給金堤河的統一治理和當地政治、經濟發展仍帶來了許多難以解決的問題:1.不能進行金堤河的統一治理……2.滯洪遷安沒有后方……3.不利于中原油田開發建設……不能進行城鎮的統一規劃和建設……要求把山東省莘縣、陽谷縣沿金堤的鄉鎮劃歸河南省,即將現屬莘縣的櫻桃園、古云、古城、大張4個鄉(共204個村,226平方公里,159250人、1.6萬公頃耕地),現屬陽谷縣的壽張鎮和金斗營、李臺、十五里園、張秋4個鄉鎮(182個村,227.3平方公里,159274人、1.3萬公頃耕地)分別劃歸我市范縣、臺前縣管轄。或把山東省莘縣櫻桃園鄉和陽谷縣壽張鎮分別劃歸我市范縣、臺前縣管轄,以利兩縣城鎮規劃和建設。”

1987年12月3日,省政府向國務院報送(豫政文[1987]149號)《關于調整我省范縣行政區劃的請示》和《關于調整我省臺前縣行政區劃的請示》。12月14日至16日,根據國務院指示,水電部和民政部在北京召開“豫魯兩省金堤河地區行政區劃和金堤河治理問題座談會”,水電部長錢正英主持會議,參加會議的有山東、河南兩省及石油部、中原油田、總參謀部、黃委會等單位負責同志。會議首先就河南省《關于調整我省范縣行政區劃的請示》和《關于調整我省臺前縣行政區劃的請示》進行了討論,因意見分歧太大,難以協調統一,未能取得共識。

1995年5月20日,河南省長馬忠臣到臺前縣參加京九鐵路孫口黃河大橋通車典禮。飯間,老領導林英海和縣委書記楊廣勤又說道臺前縣的區劃問題。楊廣勤說:“最近,聊城地區對行政區劃議論很多,說是臺前又要劃歸山東了。造成臺前干部人心不穩,特別是在臺前工作的外地干部想法很多。臺前歷史上區劃多變,是造成貧困的重要原因之一。只到現在臺前還有順口溜,‘共產黨真有錢,撤了壽張建臺前’,1964年的行政區劃,直到現在后遺癥還解決不了,說把老壽張縣一分為二,是‘人清地不清,留下是非坑’,行政區劃不能老折騰。如果真要搞行政區劃,我想無非是兩個辦法:一是把壽張鎮劃歸臺前,使臺前縣城有更大的發展空間,也使臺前滯洪遷安時有個大后方,仍隸屬河南。二是恢復壽張縣建制,整體歸屬河南或山東都行,這對臺前長遠發展有好處。”林英海說:“段老(段君毅)對這件事也很關心,前一段還要壽張、范縣、濮縣的老地圖,我讓廣勤同志給他找到了。我的意見,如果國務院搞行政區劃,就恢復壽張縣建制,歸屬山東或河南都行。1964年撤銷壽張縣,把金堤以南地區劃歸河南,是單純的治水觀點,沒有充分考慮縣域經濟的整體發展和城鎮建設,對范縣、臺前的經濟社會發展都造成了很大影響。臺前之所以貧困,不完全是資源問題,與行政區劃關系很大。”馬忠臣感慨地說:“這些都是歷史問題了,不好解決。山東省炒這個問題,可能與聊城引用黃河水有關。如果臺前劃歸山東,聊城引水就好辦了,水資源很珍貴啊!我想這件事權衡利弊,還是維持現狀好。過去行政區劃犯過歷史性的錯誤,我們這一代要慎重對待,別再重犯歷史性的錯誤。前幾年范縣為了縣城建設,要山東一個鄉或者幾個村,跑了幾年都沒跑成,當時國務院都責成民政部門征求意見了,那時我還在山東,我都去北京參加會了,回來還是沒有結果,后來,范縣也只有搬縣城了。在很多事情上,我們爭不過山東,他們在中央各部門的人多,替他們說話的多。”

幾十年來,雖有多次報告、建議、方案,提出行政區規劃調整意見,但最終沒有實質性進展。

1996年,臺前被國務院確定為國家特困縣;2002年,被定為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2017年,被確定為河南省4個深度貧困縣之一。

本文來源于《臺前政協》2018年第三期



本文參考資料:

《壽張縣志》(1960年版)

《范縣志》(1992年版)

《臺前縣志》(2001年版)

《聊城地區組織史資料》(1989年版)

《陽谷縣組織史資料》(1989年版)

《臺前縣組織史資料》(1991年版)

《中共臺前縣歷史大事記》(2005年版)

《臺前縣歷年國民經濟主要指標統計資料》(2009年版)

《紀念縣委書記穆玉朋》(2017年版)

《金堤河地區水事糾紛》(1998年版)

《飛鴻雪泥》(2014年版)

《臺前文史資料》(1—11輯)


(作者簡介:孟繁臻,男,臺前縣后方鄉后張村人,1962年9月生,濮陽師范文史專業、安陽師專中文科畢業先后任臺前縣后方中學教師、團支部書記兼后方公社少先隊總輔導員,臺前縣教育局教研員、辦公室干事,臺前縣委宣傳部新聞干事、記者站長、主任科員、副部長,臺前縣政協常委、學習文史委主任。創辦文史文學類季刊《鳳凰臺》,主編《臺前文史資料》(第9-12輯)和《臺前歷史圖片》《臺前羽絨飛天下》《臺前鄉村記憶》《京杭大運河臺前段資料選編》《臺前縣人民醫院志》等。)



臺前縣人民政府主辦 豫ICP備07005393號 技術支持: 濮陽市華網傳媒有限公司
地址:河南省臺前縣政府辦 電郵:[email protected] 電話:0393-2200179 網站標識碼:4109270003
2019海南环岛赛直播 山东体彩十一选5玩法 VR三分彩官网开奖结果 新时时输了好多钱 5张牌梭哈怎么玩 15选5走势图200期 真人棋牌游戏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详情 310足球预测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140 时时彩购彩app下载